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王明明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观点】追求高度勇于担当

--王明明先生访谈

2014-09-28 13:45:34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
A-A+

  关于书法

  编:“古意毫端-王明明书法展”在北京画院美术馆正式展出,70余幅书法作品是您发乎心、始于思、流于笔之作,该展更首开国内画家办书法展之先河。您的书法受过李苦禅老的指授外,还得到过启功先生的教诲,能谈谈和启功老的交往吗?

  王:1973年由一位作家介绍认识启老。那时,我弟弟写隶书,我父亲在工厂里,还没有正式写字。启老住在小乘巷,那时他夫人刚离世,我们常常去看他,启老此时还比较闲。他就给我们讲书法,讲书法的结构,他首次把华罗庚的0.618理论用到书法上来,也就是黄金分割律。启老的书法结构很严谨,这一点对我启发很大。这之前我跟徐之谦先生学书法,徐先生什么字体都能写,字写的很干净,内敛,这些先生的教诲使我的书法打下了一定的基础。后来进了北京画院以画为主了,写得少了,但并不间断写字。到了九十年代,时间感到多了些,就又多了一些碑帖在身边,先写王字、颜字,继而写孙过庭的《书谱》,接着学写碑的一些东西,碑的力量感强,也觉大气,更益于画。2010年到参事室以后,兼两边的职务,画画愈见其少,只有些零星的时间,难于进行绘画创作,所以就写一些书法,大字小字、大幅小幅、长卷,最乱的时候我就写一些经,小楷。后来,也就是前年搞了一个书法展。经过一段的体验,感到慢慢入进去了,这个进入,感到对于绘画的用笔体会更深了,书法讲的是法度,绘画也有着法度在里边,有了法度以后,你按规矩走,把结构写结实了以后,只要你有灵气有性格,又有转化个人风格本事的时候,你自然能在平正之中能出奇,而不是出怪,所以书法的功夫打扎实了,对于绘画功莫大焉。我幸运的是从小就练字,所以,从小的第一口奶是很重要的。要是半路出家,总感觉哪有些不对。

  编:在临帖过程中,有些什么新的感受?

  王:我有一个心得,就是读帖最重要,有些人永远处于临摹状态。读帖可以去感知气息,行气,章法等等,读是养自己。

  编:韩羽先生与别人不同,基本不下手,只是读贴,他曾说,我不敢下手,怕进去出不来,只是读,然后化为己用。

  王:这个案例比较特殊,也是强调学而能化。我今年去苏州看文征明艺术展,文氏写的小楷很漂亮,我回来后,认真写过一阵子。

  编:纯书家的字和画家的字是不是有所不同?您理想中的画家的字是什么样的?

  王:纯书家的字没有作画的真切感受,画家字在继承碑帖的传统之时,又有意无意加上了对绘画用笔的一些理解在里面,就是在中正里求奇、求变、求丰富。(王先生递过来手机,上面显示着他的一幅小楷字)

  编:这幅小楷字,文征明的气息抓的很到位,但又不是实临,是创作了,加上了碑的刚正,还有些拙的味道,这个味道很有艺术的美感在里面。

  王:这幅是大横披。

  编:线质很见功夫。

  王:我无意加了些碑的东西在里面。篆刻家顿立夫先生,住我对门儿,给我刻了方图章,叫“但求平正”。古人讲平正,现在我们都下不了这么大功夫,平正做到了再求奇。要有庙堂之气,没有这个,你写的歪歪扭扭,挂在那里就不对。赵朴老写的东西,在一些寺庙里,就是能登堂入室,别的,你的名头再大也不行,比不了。我注意给我自己补课,曾住过一次医院,我就把金刚经写完了,除了打点滴,早晨晚上都写。有时候外出,我也带两个卷子,老纸做的卷子,认真地写。不和时人比,只向古人学习。

  编:在中国画的历史长河中,你最喜欢那几位画家的字?

  王:王羲之、赵孟頫我喜欢。我儿子写赵,我说可以写,但还要向前追。董其昌、王铎、傅山都喜欢。再一个是启功老的字,虽有人抨击,我认为就行书论,当代鲜有匹敌者。他的字结构、气息都好。我们北京画院明年准备为他做一个临帖展。再一个是林散之,他也画。过去我们为黄宾虹及两个弟子李可染林散之作了合展。林散之黄宾虹,后来成为书法大家,他的字也给人以启发。

  编:您怎么看恽南田的字?

  王:恽南田功夫了得,他的字里面有一种不俗的东西,这应该说是他的学养和个性的反映。

  编:字如美玉,笔力很强。倪云林的字呢?

  王:倪云林的画,在文人画里是首推的,格调极高。他的字,很与画匹配,都是与文人的修为密不可分。

  关于个人创作

  编:您的绘画作品以人物名世,而又兼善花鸟、山水。您的作品题材广泛,创作有感而发,力求通透传统,强调意趣,以文人画的恬淡美与现代意识相融,以传统笔墨精神与生活深度相融,别具新风。有人认为,如果以传统的论画准则来看您的画,应属于“能品”加“逸品”。这里的“能”,是时装人物磨练了您的“能”,而古装人物则塑造了您的“逸”。您自己怎么看?

  王:2011年我在美术馆做画展时,一位评论家是写有这么一篇文章。我画的题材比较多,人物画里面也分现代人物和古典人物。从区域分有藏族人物,也有海边的人物。多是根据自己的兴致来,写生了,或是对什么有感觉了,有时会画一批花鸟,有时会有一批山水,有时候山水人物一起画,就是说不要给自己设置一条线,自己是画什么的。可是,我的不同的题材,有一个原则,就是要画到它那个意境和语境之中去。我不是一种画法表现一种题材,画现代人物,我就抓住现代人物的气息,古典人物,就要抓住古典人物的笔法和规制的原理。比如我做了很多手卷,这个材料讲究,用清代的墨,清代的宣纸,它很沉稳,没有火气。然后一点一点地上来画这个古典人物,你进入到这个里头。比如我想画十几米的苏东坡前后赤壁赋,想了三年我才动手,我看了好多历史上表现赤壁赋的名篇,还没画,我又想去湖北赤壁那个地方去看,后来作罢,我觉得还是不去,一去我的想象能力就受到了限制,不去,反而想象的空间更大。画出来了,一年后才去,到了那里,我就明白,不去是对的。

  编:王勃《滕王阁序》,他也是没有到这个现场,却写出了历史名篇,

  王:对。因为去了一看,那个江改道了,过去的那个情况没有了,我就会大失所望。所以,我画古典人物,都要按历史的原貌,历史的传承来画。当你画时,有人问,你是用什么方法,我一时也回答不出。可是,我清楚,画这个题材时,怎么不同,怎么在这里边来表现不同的东西,这样,你能感觉到题材的变化,那你的画也有所变化。

  编:由于对古诗文的爱好,您选择了把艺术创作根植于中国五千年文明的大文化背景下。反复吟咏一首诗,一篇词,从艺术的角度探索着古诗文与现代中国画的结合点。这个结合点是何时找到的?对于这个结合点,目前又有什么新的认识?

  王:对于诗,我没去作,但我却大量的读、品味,我要找到画中的诗意。三十年前,我画传统题材的作品,外面展览的人,就要我画古代人物,刻画细致的人物肖像,我很不乐意画。我要画,就画情景交融的,有诗意的。他们说大的人物海外很喜欢。我说,你要刻划李白杜甫,每个人的心中有个李白杜甫,你画得像不像李白杜甫?你心中的李白杜甫是这样的,他心中的李白杜甫是那样子。我画的李杜,是情景交融的,诗意的,让人有所联想的。这么多年,我一直坚持的就是这种山水景物之中,人物的诗意的表现,人物取中景,诗意地活动在山水景物之中。

  编:所以您的画有很强的空间感,善于留白。

  王:这样意境就被营造出来了。用品读诗文来滋养自己,然后转化到你的作品中来,使你的画具有诗意。

  编:您的行政职务较多,还能挤出时间搞创作,难能可贵。还有时间去写生吗?做为功课,还临古吗?你怎么理解临摹、写生、创作三者之间的关系?

  王:你说我兼职较多,但我在任何时候都知道自己是干什么的。我很清楚自己的业务是什么。虽然每年画的很少,甚至没有时间去写生,有时候我是通过考察、视察的情况下去拍一些照片。现在写生,我觉得有一个误区,这个误区是什么?做为一个画家,首先要对自然有一个体验,我曾多次跟朋友和学生说,下去写生一定要有目的性,要解决什么问题。我在年轻时,锻炼造型能力的时候,大量地写生,找寻表现事物的本领。假如你现在如果还一味的去写,就有可能限制你对自然的想象力,这个关系要弄清楚。有时候,你掌握了的东西要学会扔掉。要化为自己内心的对自然的感悟,而后,再表现出来,而不是写生直接转化为创作,这是一种偷懒的行为。有人画模特直接就是创作,有些人画个景物也称为创作,有人在西双版纳支个大板子画水墨画,来征求我的意见,我说你倒背着手看,回去了再靠记忆背着画不成吗?我那时也带着全院画家去植物园里,让他们看,去体验,不要他们画一张画,也就是说,这里面还有一个要强化什么,弱化什么,扔掉什么,加上什么。对于自然,你每天有新鲜感,是抄袭这种新鲜感,还是用心去体悟这种新鲜感,把体悟的这份新鲜感用笔墨表现出来。与生活有着一定的距离的,这才是真正的艺术。高于生活才是艺术,如果没有距离的没有升华的,就不是真正艺术。

  编:一席话,让我也有所开悟。铁凝说,她是作协主席,但她更是一个作家。看来,您从根本上,还是一个画家。

  王:哈哈。说到行政,既任这个职,就要有所作为。我在画院办公室,从不画一笔画,来了就是工作,完了就走。画就在家里,就是画不成,也要看看帖,读读书。

  编:看来您在行政这方面也照实有着不凡的才干,出版了这么多书,策划了这么多活动,每一项都很有意义,很见品味。

  王:每策划完一件事,我就告诉自己下一次能不能更有创意,而换一个新的路数,给自己提出一个挑战,同时让大家也发挥这种想象力。所以,这里的一些年轻人,跟着我,在思路上也有些锻炼。

  编:您把行政这一块,也当成了画来画,当成了一种创作。

  王:行政工作,也要有激情。

  编:这种工作,反到画上,也有一定的益处。

  王:对,在文化局参事室,这个平台高了,你看问题的角度也不一样,你能够以战略的眼光看问题,觉得这件事应该做,那你就要做下去。有时,这是一个纯粹的艺术家所难以感知的。所以,有些事情人们不理解,比如有人说,你做这么多二十世纪的大家干什么?做这么多死人干什么?我说,谁死了,而能留在历史上,我就给谁做。我觉得这是我们这一代人,给前辈人所还的债。

  编:这是一种功德,一种品质。

  王:有人说还不如忽悠自己呢。我就想,为历史能留下一些事情,为历史能留下一些作品,就没白活。你说,活着的时候,卖了多少多少钱,最后,人走了,画也跟着走了,那有什么意义呢?

1 2 3 4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王明明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